合格写手

散文,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 单人悬赏

发布人:1564373435

悬赏价格为 300.00元,收到了 6名 写手成功报名参与

最终 1名 写手合格中标

需求描述

写母亲的,标题方向: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写手请以六十多岁男性身份来写,母亲88岁。800字-1000字左右

专业人做专业事
中标

投稿人: 珍珍

我擅长此类散文的代写,质量有保证,选我中标吧

投稿人: 2004414


母亲的双手

       每个人都会希望自己能有一双好看的手,十指青葱且纤长,可以戴上自己喜爱的饰品。我想我的母亲也不例外。但是生活早已将她的双手磨得粗糙不已,手掌的皮肤皲裂,晒得黝黑黝黑,手指甲像是沉淀了整年的泥土的颜色,浓得像墨似的,然后一点一点被泥土蚕食。


  很久都不曾接触她的双手,直到暑假的某一天,破天荒地,母亲伸过双手,抚摸我的脸颊,一股强烈的不适应感刺激了我,她那布满老茧的手掌和皲裂的皮肤硌得我的脸蛋刺痛,我不耐地撇开她的双手,就好像逃离一双魔掌。我不忍直视她的双手,因为我没有勇气。我记忆中的母亲白皙的双手早已不复存在,只有现实中的这粗糙双手时刻在增加我的罪恶感。


  从什么时候开始,母亲的双手不再洁白柔软了呢?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取下了自己最珍贵的婚戒呢?从什么时候开始那完整的指甲渐渐地被泥土镂空了呢?


  小时候,每到春天,我和姐姐身上就容易起疹子,母亲就去山里亲手为我俩采来了排毒的草药,尽管双手被刺扎得红肿,但她毫无怨言,仍旧默默地将草药煮好,细心地替我们擦洗。那时候并不知道那种草药原来是长着刺的,还是长大后,偶然一次进山,我看到了熟悉的草药,因好奇而想去采摘时,却不小心被它那细小的刺给扎得火辣辣的疼,才发现这几年母亲的双手这些年来一直在替我们忍受这种细微却无法忽视的苦楚。明明那么疼,却从未提起过。那时候母亲的手是我们的依赖。


  在家乡的时候,母亲一直受到乡邻的称赞。因为她可能干了。母亲打理过的田地总是很干净,杂草总是没有机会在她的领地里嚣张。不论是播种还是插秧,母亲从不疏忽。还记得我插秧的时候,母亲看到我插过的秧,笑着摇头道:“你插的那秧可要不得,等过了一天就全浮起来了,得重插。这插秧也是个技术活,你得用手将它的根插入土里,这样它才有机会深深扎根啊。”说实话,那时候我挺佩服她的。她插秧又快又好。插在田里跟用尺丈量过似的,工工整整的。家里的菜地也总是绿意盎然,春夏秋冬,各有不同。冬天母亲不用忙着干农活了,但她仍不闲着。几团毛线,几根织衣针,便开始了她的另一项幸福工程。高中之前的所有冬天,陪伴我的母亲的爱的礼物——亲手织的毛衣,都温暖了我整个冬天。我看过母亲打毛衣,虽然花样少,但就是这样一针一针凝聚起来的心血让我倍感幸福。有时候一边烤火(烤的是炭火)一边织毛衣,但因为温度太低,手都被冻僵了。看着以前穿过的一件件毛衣,大的,小的,绿色的,红色的,心里就不自觉地暗潮汹涌。这时候母亲的手是幸福的守望。


  现在因为生计,母亲几乎把全部的时间和心思放在了承包的菜地上。手里不是忙着种菜施肥,就是忙着锄地整土。她没有节假日,她好像一直都很忙,她的手好像都变老了。她也发现了这个变化,于是她将自己心爱的饰物小心包裹起来,她的手就以最自然地姿态在劳动。为了赚取一家人的生活费用,每天凌晨三点就得起床,晚上又要忙到九十点才能睡,每次做好饭菜,却总也等不到她的身影。我就算和她同住一屋,每天也极少看到她。我一静下来,眼前却老是浮现她安静地择菜的样子。现在啊,母亲的手是我的牵挂。


  是母亲的这双手撑起了我的一片天,没有她,我无法像其他孩子一样快乐地成长;没有她,今天我就无法在环境这么好的学校继续学习;没有她,我可能会颠沛流离。母亲的双手给了我心灵强大的动力,在人生路上不断地鞭策我,激励着我。就算现在一无所有,只要我还有双手,我就不会害怕。


  此刻我好想执起您的双手,献上我充满爱意的吻,我的母亲。

投稿人: 342315288

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

母亲的双手是抚慰我受伤心灵的手。记忆深处,是母亲那双粗糙的手擦干我委屈的眼泪。儿时的我,每当在外面受了委屈,回家总向母亲哭诉。母亲就用她那双结满老茧粗糙的手帮我擦干泪水和鼻涕。儿时受伤的心灵,常常让母亲的手给抚平。

    记得8岁的夏天,刚入小学的某一天傍晚,因邻居办丧事,母亲去帮忙,放学回家的我被母亲派去菜园里刈杏菜。还分不清杏菜与壅菜的我,把菜园里整畦的蕹菜全刈了。那可是全家人夏天的主要蔬菜呀!却被我全刈下来。

   当时,我也感到疑惑,为什么会叫我把蕹菜全刈了呢?(其实母亲是叫我刈杏菜)转念一想,也许是邻居办丧事需要,母亲才叫我把蕹菜全刈了。累死累活忙到天快黑时,我才把一整畦的蕹菜全刈完。因为装了满满的一大菜蓝,我提不动,只好喊母亲来帮忙。

   结果,母亲一到菜园,看到我把整畦的蕹菜全刈了,却把畦边的几株杏菜完好保留着,一下子凶了起来,边骂边寻找竹子,随手就打……边打边责备:“长这么大了,连杏菜和蕹菜都分不清楚!吩咐你来刈杏菜,你却把蕹菜金刈了,那以后全家人吃什么?!”

   被打被凶之后,我感到很委屈,堵气不回家,直到天黑时,姐姐再来菜园提被我刈下的蕹菜时,哄了好久,我才很不情愿跟着回去。

   一回到家,见到母亲提着空菜蓝刚从邻居家回来。这时的母亲满脸和蔼,怜惜着问我:“肚子饿吧,赶紧吃饭吧。”接着还和颜悦色地补充说“邻居他大伯还夸奖你懂事,知道他家需要菜。”

    听到母亲这么一说,我委屈的泪水又留了出来。母亲一见,赶紧一手将我揽入怀里,另一只手爱惜地抚摸着我的头和脸颊,帮我擦掉泪水。那时,幼嫩的脸颊被母亲粗糙的手一抚摸,感觉有点隐隐的刺痛,但受委屈的心灵却一下子被抚慰了。当天晚上,已经很久没有给我洗澡的母亲,却细心地帮我洗澡,仔细察看刚才被打的大腿,怜惜着问“还疼不疼?”

   我被母亲这么一问,瞬间,一股爱的暖流充满心怀。撒娇着说“还有一点儿疼。”

   这就是深藏我心底的儿时记忆,母亲那双抚慰我心灵的手,更令我久久不能忘怀!

如今,母亲已88岁高龄,她那双粗糙的手只剩下皮包骨。每当重拾这双手,我便感叹万千!

母亲的双手是伟大的手,不仅操持起整个家,更抚慰了我的心灵,抚平了我一生的坎坷。


投稿人: zhuanye

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

     那天,我倚在客厅的沙发上剪指甲,母亲走过来,把她的手伸给我:“顺便帮我把这个指头的指甲剪剪,我眼睛不太好,看不清楚。 ”很惭愧,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为母亲修剪指甲。

       其实,母亲的手指甲很圆润,我想,年轻的时候,一定也如人们常常形容的那样修长如葱吧。可是,如今已经被刻上了岁月的斑驳。母亲的左手的中指第一节是弯曲的,几乎有g0°

上面布满了疤痕。这个指头是母亲在割草的时候多次用刀伤到它,后来,据说是里面的筋被割断了,就直不起来了。这样弯曲的手指在后来做饭切菜时,又多次切伤,就成了现在这副伤痕累累的样子。

       母亲的手放在我的手心,除了能感觉阵阵的温暖从她的手心传到我的手心,其他的感觉就像握着一片粗糙的树皮一样。

      我将指用刀放在母亲的拇指甲上,这个指甲已经变得又厚又硬了,我用力捏住指甲刀,使了很大劲,那指甲才“咔”地跳走了一小块。母亲笑了,这手掌的皮厚,连指甲也这么厚了。好熟悉的话语啊!小时候,我常常长冻疮,整个脚肿得红红的。母亲干完活儿,总会带回一些麦苗叶子,或者在邻家找个药柑回来,将这些东西在锅里煮沸,然后就抓起麦苗的叶子或者柑橘皮敷在我的冻疮上。我的脚都觉得好烫好烫,可母亲的手,就像没感觉。她说:“我的手不怕烫!”


投稿人: zhuanye

                  那双布满老茧的手

       身边隐隐约约响着滴滴的声音,快,快,再坚持一下,快,快,他还有救……终于安静了,是谁用那满是布满老茧的手不停抚摸我的脸颊,是她吗?好温柔,好想回到小时候……

‌   年幼的他,因为摘豆荚总是比不过母亲,也是他第一次注意到那双长茧的手,那一双为家操劳的手。

‌   村子由于贫穷,连学校都没有,也就让他6岁就开始走几公里远远的离家求学。那时年纪小贪玩,早早放学但总是特别晚才到家,他并不明白为什么母亲每天都戴眼镜做很久很久针线活。

‌     上初中了,他和许多孩子一样,都处在叛逆期。他也学会了去厕所抽烟,满口脏话,爱撒谎,逃课,打架等等。又一次因为打架被叫了家长,母亲来了,她头发用布包扎着,身穿着一件干干净净的褪了色的蓝布褂子,和那有着补丁的裤子,还有那早已经磨穿的鞋。老师对她大声吼道,叫她严管我,她低着头,一声不吭,好像是她犯了什么错误似的。老师叫她把我领回家,好好教育教育。我便收好书包和她回家。她带我去车站买了一张票,因为节约她舍不得花钱买二张,她心疼我,给我买了一张。她把她的包裹给我,希望我坐车时顺便给她带回家。我并没有和她想的那样做,而且还把书包扔给了她,让她给我带回来。我早早回家,天也开始下起了大雨,等到天早已黑了,她才慢慢的走到家。她早已淋湿,但我不明白的是,什么都淋湿了,但我的书包却是唯一没有打湿的东西。

‌      中考失利,让我成功的没有考上高中,她不死心,卖了家里唯一值钱的三头猪,去给校长求情,让校长留下了我。但我仍不改之前坏毛病,还是一如既往的逃学,抽烟,喝酒。我在所有人眼里都是“社会垃圾”,但她却不那样认为。也是在我高二时,远在外地打工的父亲抛弃了她。父亲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人走了,抛弃了她。我才发现,她早已经满脸皱纹,可是她也才30多啊!没有谁不想要好看的皮囊,那满手的茧子和那早已爬满的皱纹足以证明她为家的付出。我突然清醒了,我要带她离开这个穷地方,带她去外面世界看看。我开始扔下还没有抽完的烟,也不再逃学,开始把学习放心上……

‌       18岁生日那天,她给我过着生日,一个送信员拿着我的通知书跑进来,大声叫着我的名字,祝贺着。我成功了,我开始怀疑自己在做梦一样,一切都不是特别真实。由于我家穷,我们村就自己组织起来给我捐款,我热泪盈眶,看着吵闹的人群,慢慢的转过身擦着泪……

‌      我成功大学毕业,也找了一个份稳定工作,当然也找了一个爱我的姑娘,也幸福的结婚了。也有了孙子,母亲也幸福的成为婆婆,她仍用那满是茧子双手制作着给孙儿们礼物。

‌       就在我以为就要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时,63岁的我突然心脏病突发,昏迷了,家人把我送到医院,后来……

投稿人: zhuanye

                      那手、那人、那景

     天蓝,云轻,不远处一片枯叶无力落下。

腿脚不便而又已经63的我坐在轮椅上尽力的缓缓向那片枯叶驶去,我拾起那片枯落的叶就像拾起了母亲一生的回忆。

      儿时最爱的除了过年能吃上一片肉就是母亲那双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了,母亲是个农村人,常常一身都是泥土,但即便是这样,母亲却也确实是个爱干净的人。母亲最喜欢的就是抚摸我们七个孩子的脸了,不管多累,母亲都会摸摸我们的脸颊。

      哪有什么世界美好,每个年代都有每个年代的苦。我们那个年代的孩子都很多,家里小孩有七个,我们七个小孩一直都是母亲那双瘦弱的手一手支撑起来的。母亲在年轻时也是位窈窕的女孩子,母亲的那双手更是漂亮得像细绸,但现在,母亲常常因在地里干农活那双手变得又老又粗糙。

    母亲是一个十分瘦弱的人,只有90多斤。这天,母亲又如往常一样肩上一边挑着几乎压垮她身子的两桶粪一边一手拿着锄头和各种施肥肥料及种子,颤巍巍的向山上走去,我总是看不下去会想要帮助母亲,而母亲总是一把推开我向我凶狠地冲我骂过来并让我回家带年幼的剩下的弟弟妹妹。我只能无奈离开,回到家,父亲坐在桌子上已经把母亲给全家准备好的仅剩的一点饭菜都吃得不多了,而一旁的弟弟妹妹都在拼命的哭着,父亲一看我回来:“小屁崽子,你那娘呢,又干活儿去了吧,去,给我把剩下的饭菜全给我舀来,你们这些小贱人还想吃饭?我打死你我......”说着就是拿着一个硬实得能把地板砸烂一块下来的木棍向我挥来,我直接被打得浑身血流不止,父亲仍是继续不紧不慢得吃饭我只能自己忍着疼痛收拾好自己不让母亲担心,干了一天农活得母亲终于回来了,看着饭菜都已经所剩无几,母亲没有办法,抱着我们七个孩子就是一阵痛哭:“对不起,我的孩子们,是母亲对不起你们......”无意间我看了看母亲的手,那双手已经破的不成样子,深深的皱纹里陷入的是一滴滴已经凝固的鲜血,手指上的茧已经因为长期的辛苦劳作起泡流血。我小心翼翼捧起我母亲的手,母亲缓缓抬起手摸了摸我的头,我顺势将母亲的手放在我的脸颊想要母亲摸摸我的脸颊,而母亲却避开了,不想让自己的手刮痛我。

      日复一日,母亲不仅要用她那双手拼命的在那个灾荒吃不到粮食的年代不停干农活又要面对我那毫无人性而又残暴的父亲。

      时光飞逝,如今母亲已经88岁了,我也已经长大成人,但她仍会用她那双布满皱纹和长满老茧的粗糙的残败的手像儿时一样抚摸我的脸颊,我时常因此而高兴并且愿意让母亲抚摸,无论时光怎样磨灭我记忆中母亲那双美丽的双手,我都会深深记住那双不平凡的双手。然而我以为我这样坚强的母亲会一直用她的双手撑起我们一个家,我却再也没有等到那双手抚摸我的脸颊。

      母亲最终还是在劳累中累倒了,那双手旁边是盛开的美丽鲜花,正如母亲的手一样美丽,我难以忍受心中的悲痛,失声哭了起来,这双一生劳作长满老茧磨满血泡的手终是不在了。

      周围稀稀疏疏的树影,飘下了一叶叶无力的枯叶。我将枯叶揣进口袋,坐在轮椅上缓缓离开......

投稿人: 飞狐友声

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

 

这是一双熟悉的手,承载着我无数回忆。

这是一双温暖的手,见证着我成长历程。

这是一双护佑的手,是我安全的港湾。

公园的湖边微风凉爽,母亲的手,轻轻抚摸着我的脸颊。

我看着这双已经饱经沧桑的手。

六十年前,这双手环抱着我,舒朗的笑声伴着我咿咿呀呀的蹒跚学步,每次险些跌倒,母亲都紧紧的箍着我,让我重新站起来,继续走得歪歪斜斜。

五十年前,这双手牵扯着我,清脆的鸟鸣和阵阵花香洒在上学的林荫路上,见到同行的老师,我鞠躬问候,母亲轻抚着我的头,既有赞赏也有欣慰。

四十年前,这双手狠狠甩在我的脸上,我像个孩子一样哭泣,母亲又替我拭去泪水,温润的言语劝慰我的脆弱,教我见兔顾犬、迷途知返。

三十年前,这双手抱起我的儿子,轻轻晃动着,却又小心翼翼的,似乎生怕弄醒了刚刚睡着的婴儿,母亲慈祥的笑容荡漾着,一如当年教我走路之时。

二十年前, 这双手做合十状,母亲在佛灯摇曳、青烟袅袅里长跪不起,为重病中的孙儿发心祈福。或许是虔诚感动了漫天神佛,他从昏睡中清醒,母亲自此吃长斋。

十年前,这双手戴上花镜、又拾起针线,母亲歪着头眯着眼睛,在灯下要把孙儿破洞牛仔裤上的窟窿都补上,嘴里还数落着孩子裤子破了也不知缝缝补补。我坐在一边笑而不语。

而今,米寿之年的母亲白发如皓雪、四世已同堂。

我推着轮椅,走在五十年前上学的林荫路上,依旧是鸟语花香。凑在母亲耳边,我告诉她周遭景致和人物的嬗变。

原来的小学堂搬迁了,曾经的小马路扩建了,同桌的女生又添了个孙女,隔壁班的小胖刚刚去泰国旅游。

尽管这些我每天都说一遍,母亲依然像第一次听到那般开心和感慨。

十字路口,友善的司机停下车,招呼我们先过马路。

小公园前,一个俊朗的小伙子帮我把轮椅抬上木栈道,没等我打招呼就笑着跑开了,母亲却侧着头轻轻挥舞着双手,颤巍巍说了声:“谢谢小朋友”。

公园里绿树成荫,母亲兴趣盎然的看着湖边,有人吹奏着萨克斯,有人跳起新疆舞。

我在轮椅前蹲下,轻轻掖了掖薄毯,母亲顺手又摸在我的头上,“跟你说了多吃黑芝麻就是不听话,头发都白了吧。”

我捧起母亲的双手,它们失去了水分、干瘪枯瘦,却仍是我熟悉的手,它们变得粗糙且生出了黄斑,却还是温暖的手。

母爱若水。水之善流,无形无际,水之所处,无微不至。母亲在,人生尚有来路;双亲不在,余生只剩归途。

儿孙堂前欢,老母在身畔,还有比这更幸福的吗?

我把母亲的双手摊开,把自己皱纹开始堆砌的脸放在母亲的手中。

让她的手,轻轻抚摸我的脸颊。


投稿人: xiaohan1416

繁华落尽,叶语朦胧,转眼已是几十个春秋,一生也走到了夕阳下的风景。回想对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毫无疑问是我的母亲。

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和的,尽管现在已经被岁月无声地斑驳,布满了皱纹,变得像冬天枯干的树皮,但我却还是记得那双手曾经的美丽和温脉,就像春天里的茉莉花一般的清香,就像涓涓流水一般地清雅,划过我的脸颊,流连在我的心底。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牵着我的手,牵着我走过大街小巷,那是我记忆深处最朦胧而美好的风景。无论是晴空万里还是阴雨迷蒙,母亲手中的温暖却未曾改变。那时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软的,就像每一位母亲心中对孩子的爱一样。

后来父亲去了外地工作,母亲独自照顾我,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母亲那单薄的肩膀上。母亲为了生活操劳而奔波,她的那双手渐渐地很少再停留在我的脸颊上,而是被繁重的劳动和琐碎的家务事所占领,原本光滑柔软的双手也渐渐地攀爬上了一些硬茧,拂过我的脸颊的时候,会粗糙地让我感到不喜。但那时的我却并不明白,这厚厚的茧子凝结着母亲对我深深的爱,母亲放弃了柔软温柔的手,选择用一双厚实、带着一些坚硬的手来为我打造出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我长大了,要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临行时母亲为我准备了几大箱的行李,并抚摸着我的脸颊对说“儿子,到了那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缺钱了就跟家里说。”这时的我已经长高了,不像小时候母亲要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颊。母亲要把手臂向上抬起,费力地抚摸我的脸,这双手已经被生活雕刻地不再那么柔软,也没有多么美丽,但不变的是手中的温暖。我的泪水从脸颊滑下,母亲轻轻地为我拭去,我就这样带着母亲沉甸甸的爱踏上了旅途。

后来我有了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母亲也一天天地苍老了起来。有时候周末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家里去看望父母,母亲总是会准备一桌子的饭菜迎接我们,然后蹲下来摸摸小孙子的脸颊。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像小时候那样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而这时母亲的手已经苍老而布满老茧,孩子并不喜欢母亲的抚摸,一会儿就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去玩玩具了。我拉着母亲的手,说“妈,不用整这么多菜,您别累到了。”母亲满是皱纹的手却还是像当年那么温暖“你们多回来看看,妈再累也开心。”

为人父母的我也渐渐能体会到母亲对我的爱,那是生命中最温暖、最难以割舍的一部分。孩子,你是我生命的延续。而母亲,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母亲渐渐老去,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抽出时间多陪陪母亲,攥着那双干瘪而温暖的手唠唠家常。

现在,我也踏着时光的晚舟,走到了夕阳的美景处。而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早些年我为她在不远的乡下买了一个小院子,她说最喜欢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晚年生活。母亲养了一群鹅,还有两只狗,每天不累的时候还会种一点小蔬菜。我也已经退休了,经常带着老伴来这里陪着母亲,母亲的手变得枯瘦而干皱,拉起来轻飘飘的。我的脸也变得褶皱、不再光滑,但母亲有时还是喜欢抚摸我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

人生最好的感情,大概就是这样,你给我的爱,我要用一生去回味。在平淡的日子里,能和母亲相伴,就已经是最美好的事。我会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时光,你养我长大,我陪你终老。

繁华落尽,叶语朦胧,转眼已是几十个春秋,一生也走到了夕阳下的风景。回想对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毫无疑问是我的母亲。

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和的,尽管现在已经被岁月无声地斑驳,布满了皱纹,变得像冬天枯干的树皮,但我却还是记得那双手曾经的美丽和温脉,就像春天里的茉莉花一般的清香,就像涓涓流水一般地清雅,划过我的脸颊,流连在我的心底。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牵着我的手,牵着我走过大街小巷,那是我记忆深处最朦胧而美好的风景。无论是晴空万里还是阴雨迷蒙,母亲手中的温暖却未曾改变。那时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软的,就像每一位母亲心中对孩子的爱一样。

后来父亲去了外地工作,母亲独自照顾我,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母亲那单薄的肩膀上。母亲为了生活操劳而奔波,她的那双手渐渐地很少再停留在我的脸颊上,而是被繁重的劳动和琐碎的家务事所占领,原本光滑柔软的双手也渐渐地攀爬上了一些硬茧,拂过我的脸颊的时候,会粗糙地让我感到不喜。但那时的我却并不明白,这厚厚的茧子凝结着母亲对我深深的爱,母亲放弃了柔软温柔的手,选择用一双厚实、带着一些坚硬的手来为我打造出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我长大了,要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临行时母亲为我准备了几大箱的行李,并抚摸着我的脸颊对说“儿子,到了那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缺钱了就跟家里说。”这时的我已经长高了,不像小时候母亲要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颊。母亲要把手臂向上抬起,费力地抚摸我的脸,这双手已经被生活雕刻地不再那么柔软,也没有多么美丽,但不变的是手中的温暖。我的泪水从脸颊滑下,母亲轻轻地为我拭去,我就这样带着母亲沉甸甸的爱踏上了旅途。

后来我有了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母亲也一天天地苍老了起来。有时候周末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家里去看望父母,母亲总是会准备一桌子的饭菜迎接我们,然后蹲下来摸摸小孙子的脸颊。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像小时候那样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而这时母亲的手已经苍老而布满老茧,孩子并不喜欢母亲的抚摸,一会儿就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去玩玩具了。我拉着母亲的手,说“妈,不用整这么多菜,您别累到了。”母亲满是皱纹的手却还是像当年那么温暖“你们多回来看看,妈再累也开心。”

为人父母的我也渐渐能体会到母亲对我的爱,那是生命中最温暖、最难以割舍的一部分。孩子,你是我生命的延续。而母亲,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母亲渐渐老去,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抽出时间多陪陪母亲,攥着那双干瘪而温暖的手唠唠家常。

现在,我也踏着时光的晚舟,走到了夕阳的美景处。而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早些年我为她在不远的乡下买了一个小院子,她说最喜欢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晚年生活。母亲养了一群鹅,还有两只狗,每天不累的时候还会种一点小蔬菜。我也已经退休了,经常带着老伴来这里陪着母亲,母亲的手变得枯瘦而干皱,拉起来轻飘飘的。我的脸也变得褶皱、不再光滑,但母亲有时还是喜欢抚摸我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

人生最好的感情,大概就是这样,你给我的爱,我要用一生去回味。在平淡的日子里,能和母亲相伴,就已经是最美好的事。我会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时光,你养我长大,我陪你终老。


投稿人: xiaohan1416

变的是岁月,不变的是那双温暖的手


繁华落尽,叶语朦胧,转眼已是几十个春秋,一生也走到了夕阳下的风景。回想对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毫无疑问是我的母亲。

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和的,尽管现在已经被岁月无声地斑驳,布满了皱纹,变得像冬天枯干的树皮,但我却还是记得那双手曾经的美丽和温脉,就像春天里的茉莉花一般的清香,就像涓涓流水一般地清雅,划过我的脸颊,流连在我的心底。

记得小时候,母亲总会牵着我的手,牵着我走过大街小巷,那是我记忆深处最朦胧而美好的风景。无论是晴空万里还是阴雨迷蒙,母亲手中的温暖却未曾改变。那时母亲的手,是温暖而柔软的,就像每一位母亲心中对孩子的爱一样。

后来父亲去了外地工作,母亲独自照顾我,家庭的重担落在了母亲那单薄的肩膀上。母亲为了生活操劳而奔波,她的那双手渐渐地很少再停留在我的脸颊上,而是被繁重的劳动和琐碎的家务事所占领,原本光滑柔软的双手也渐渐地攀爬上了一些硬茧,拂过我的脸颊的时候,会粗糙地让我感到不喜。但那时的我却并不明白,这厚厚的茧子凝结着母亲对我深深的爱,母亲放弃了柔软温柔的手,选择用一双厚实、带着一些坚硬的手来为我打造出一个无忧无虑的童年。

后来我长大了,要离开家去外地上大学。临行时母亲为我准备了几大箱的行李,并抚摸着我的脸颊对说“儿子,到了那边要自己照顾好自己,缺钱了就跟家里说。”这时的我已经长高了,不像小时候母亲要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颊。母亲要把手臂向上抬起,费力地抚摸我的脸,这双手已经被生活雕刻地不再那么柔软,也没有多么美丽,但不变的是手中的温暖。我的泪水从脸颊滑下,母亲轻轻地为我拭去,我就这样带着母亲沉甸甸的爱踏上了旅途。

后来我有了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母亲也一天天地苍老了起来。有时候周末会带着妻子和孩子回到家里去看望父母,母亲总是会准备一桌子的饭菜迎接我们,然后蹲下来摸摸小孙子的脸颊。这一幕似曾相识,就像小时候那样半蹲下来抚摸我的脸。而这时母亲的手已经苍老而布满老茧,孩子并不喜欢母亲的抚摸,一会儿就从母亲的怀抱里挣脱出来,去玩玩具了。我拉着母亲的手,说“妈,不用整这么多菜,您别累到了。”母亲满是皱纹的手却还是像当年那么温暖“你们多回来看看,妈再累也开心。”

为人父母的我也渐渐能体会到母亲对我的爱,那是生命中最温暖、最难以割舍的一部分。孩子,你是我生命的延续。而母亲,你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看着孩子渐渐长大,母亲渐渐老去,唯一遗憾的就是没有抽出时间多陪陪母亲,攥着那双干瘪而温暖的手唠唠家常。

现在,我也踏着时光的晚舟,走到了夕阳的美景处。而母亲已经八十多岁了,早些年我为她在不远的乡下买了一个小院子,她说最喜欢那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晚年生活。母亲养了一群鹅,还有两只狗,每天不累的时候还会种一点小蔬菜。我也已经退休了,经常带着老伴来这里陪着母亲,母亲的手变得枯瘦而干皱,拉起来轻飘飘的。我的脸也变得褶皱、不再光滑,但母亲有时还是喜欢抚摸我的脸,就像小时候那样。

人生最好的感情,大概就是这样,你给我的爱,我要用一生去回味。在平淡的日子里,能和母亲相伴,就已经是最美好的事。我会珍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时光,你养我长大,我陪你终老。


投稿人: 飞狐友声

抚摸我脸颊的那双手

 

  那是一双苍老的手,布满了岁月的痕迹。

 

  那双手那样柔弱,却托起了我整个人生。

 

  光影流转中,那双手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手,慢慢变了模样,它本是干瘦的、布满老茧的,此时却如逆走时空般,越来越光滑,越来越白皙,越来越柔软。

 

  这是阿娘年轻时的手。

 

  阿娘似乎又回到了年轻时的样子,她温柔地向我招手,“儿啊,来,阿娘抱。”

 

  我似乎也回到了孩童时期,雀跃地奔向阿娘,一下扑进阿娘怀里。

 

  阿娘似乎轻笑了一声,那双柔软的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有多少年没有和这双手这般亲近了,久违的温馨将我整个人团团包裹住,多年打拼的苦楚与艰辛,在这一刻都被治愈,我像是又一次回到了那个无忧无虑的年纪。

 

  那时的我是那么的调皮,上山下河,在田地里疯跑。

 

  每次像个泥猴一样冲回家,都是这双温柔的手,像变魔术一般,将我洗得干干净净。

 

  每次擦破了,受伤了,都是这双温柔的手,小心的为我处理包扎,然后轻轻的抚摸我的脸颊,擦掉我的泪痕,告诉我,可是小男子汉呢,一定要坚强。

 

  每年过年的时候,又是这双手,做出了各种让人馋涎欲滴的美食,做出崭新的衣裳,让过年成为儿时我最盼望的节日。

 

  后来,为了打拼,离开了家乡,那双手就离我越来越远了,当再次回家的时候,可以独当一面的我,却再也不好意思如儿时那般依偎在阿娘的怀中,那双手也很少再一次抚摸我的脸颊。

 

  迷迷糊糊中,那双手离我越来越远,我慌了,我努力地想去追,却怎么也追不上,我努力地想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口……

 

  我“呼”地一下坐了起来。

 

  天将放明,一缕阳光艰难地钻了出来,原来是一场梦,好在是一场梦,我还可以再次紧紧地握住那双手。

 

  看着窗外渐渐被霞光染上些微红色的一切,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现在,就现在,现在就要到母亲身边去,我要像儿时一样依偎在她怀中,要让她再一次轻抚我的脸颊。

 

  即便她的手布满了岁月的痕迹,即便我已是花甲之年,但我永远都是阿娘的孩子,都是那个阿娘最爱的儿子,我想告诉她,我也一样爱她,我想握着她的手,让她再一次抚摸我的脸颊。

 

 



显示 1~10 项 共 10 个投稿

    诚信威客网站,服务更放心

    • 担保交易

    • 诚信保障

    • 写手认证

    同类任务

    推荐服务商